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光明壁垒 > 第九十四章 源代码 的梦

第九十四章 源代码 的梦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最后几日。
  
  雪禁城新人战的报名异常火爆!
  
  原因很简单……那位力压长野的白家妖孽,在回到宗堂之后,仅仅休息了一天,就重新离开了长野。
  
  而在这个过程中,他只见了一人。
  
  顾慎。
  
  虽然不知道这两人在清冢陵园里究竟说了什么,又做了什么……
  
  但看样子,白袖依旧不会参加今年的大比。
  
  这是让许多人跌破眼镜的结果。
  
  白袖很可能是在等顾慎!
  
  两位s级惺惺相惜么?约定好明年决战?
  
  这两头来,深水区论坛关于新人战的讨论帖子越来越多……所有人都觉得顾白之间的“太平”,应该是这么一个剧情走向……毕竟顾慎超凡修行的时间太短,而对于白袖而言,找到一個能够匹敌的对手又实在太难。
  
  不论如何,对于长野的其他天才,这是一个好结果!
  
  原本准备再等一年的那些人,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,他们等到了自己最有可能“夺冠”的一届比赛!
  
  ……
  
  ……
  
  “听说白袖又离开长野了。”
  
  宫紫坐在春雨观的小院子里,他回想这几天的遭遇,只觉得恍然如梦,啧啧感慨道:“我还以为……今年铁定没戏了。”
  
  顾慎躺在太师椅上,闭目养神,淡淡问道:“既然那么害怕和他交手……”
  
  “去年的时候,白袖没有参加新人战……你为什么不去?”
  
  宫紫摇了摇头。
  
  “想拿‘火种之梦’的人,又怎会甘心低人一头?”
  
  他轻叹一声,说道:“恐怕不仅仅是我,很多人都有这么一种想法……再给我一年,或许就能和白袖打一打。”
  
  新人战对年龄的要求是最多20岁。
  
  三所五大家的超凡天才,每一年都有不少长进……如果以自身的强度来衡量,肯定会选择最有把握的那一次去冲击新人战。
  
  “只不过,我是真没有想到……白袖和你见了面,竟然没有出手。”
  
  宫紫摩挲下巴,困惑道:“这实在不应该啊……你和他什么都没发生?”
  
  在他原先的想象中。
  
  顾慎和白袖,这两人虽然同样天赋异禀,但却性格迥异,彼此势力又属于对立关系,一个天雷一个地火,一旦接触……那恐怕就是一发不可收拾了!
  
  竟会和平共处?
  
  “天雷地火……怎么听起来怪怪的……”
  
  顾慎皱起眉头。
  
  他站起身子,回想着清冢的画面,无奈地笑着问道:“为什么那些人都认为……我和白袖一定会打起来?”
  
  宫紫微微一怔。
  
  为什么顾慎和白袖一定会打起来……这的确是个有趣的问题。
  
  哪怕这一次的碰面,没有擦出火花,深水区论坛里的那些群众依旧认为,顾慎和白袖终有一战,不是在这一次,就是在一年后。
  
  仔细去想,这其实很荒谬。
  
  这两人甚至从来没有见过面!
  
  可偏偏……所有人,都这么认为。
  
  “或许是因为大家都觉得……s级是很重要的东西,我需要打赢谁,才能够证明自己配得上s级。”
  
  顾慎替宫紫解答了这个疑惑,轻描淡写道:“对于白袖也一样……如果出现了和他一样评级的人物,他只有打赢那个人,才能保住自己的地位。”
  
  “问题就出在这里——”
  
  “我和白袖的共同点很少,但偏偏有一个,那就是没有那么在乎……虚名。”
  
  顾慎笑道:“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,明年我也不会参战……”
  
  说完转身离开。
  
  在庭院里喝茶的沈离没好气地咕哝道:“看样子,又是去摆弄那些鬼画符图纸了。”
  
  这些日子,来顾家墅区登门求战的挑战者,已经没那么多了。
  
  可在春雨观小聚,已经成为了众人的习惯。
  
  不仅仅是近来闲的无事的宫大少爷。
  
  沈离每天也会准时来小坐一会,以“应付”求战者的名义,泡上一壶新鲜采摘的茶叶,然后坐在庭院里渡过一个悠长上午……他是武痴,当然不会真的喜欢喝茶,先前能够每天坚持来春雨观的原因是“有架可打”,而如今“没架可打”了,往这儿跑却成了习惯。
  
  泡茶的时候,沈离会十分认真地观察顾慎。
  
  武痴可以被打倒,但不能被打败。
  
  他已经开始“酝酿”第三次对决……而这一次,他决定慢慢蓄力,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。
  
  沈离本想看看顾慎这个怪胎是怎么修行的。
  
  但每次来到庭院。
  
  顾慎要么是在仰面睡觉……要么是在庭院里翻看一堆乱七八糟的潦草图纸,他试着小心翼翼地凑过去看,结果顾慎根本不藏着掖着,反而大大方方把图纸送了一部分给自己,说是如果能够看懂的话,欢迎一起交流。
  
  沈离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恐怕是顾慎的诡计……图纸上刻画的古文极其催眠,多看几眼就让人想要睡觉!
  
  他看懂个鬼!
  
  ……
  
  ……
  
  顾慎回到里屋。
  
  这一次,他没有去研究清冢的阵纹图纸。
  
  因为他感应到了褚灵的呼唤——
  
  这段时间,褚灵一直很安静。
  
  怎么会突然呼唤自己?
  
  顾慎找了个安静的环境,闭上双眼,平稳呼吸,尝试催眠自己。
  
  脑海里“滴”的一声。
  
  精神链接建立。
  
  周围逐渐响起了列车行驶的沙沙声音。
  
  在白噪音的包裹下,顾慎再次睁开双眼。
  
  褚灵坐在列车的对座,她神情凝重,道:“就在刚刚……我做了一个梦。”
  
  顾慎怔了怔。
  
  任何人都可以做梦……梦境某种意义上,就是脑域大量信息的集合,流淌。
  
  有人认为这是一种无序的精神放散。
  
  可实际上……有时候梦境的“秩序”,比人想象地还要强大。
  
  可作为数据集合的【源代码】,也会做梦吗?
  
  “【源代码】的数据库里,有大量无效且繁琐的信息,实际上每一天都要进行清理……”褚灵的神情变得凝重,“如果一定要类比的话,释放无效信息的过程,有些类似于人类的‘睡眠’,我会看到大量闪掠而过的画面。只不过这些画面不会停留,更不会反复。”
  
  一闪而过——
  
  这便是释放出去了。
  
  “可这一次的数据信息不一样,我梦到了一片雪原……”褚灵喃喃说道:“这片雪原,不知道是天眼什么时候捕捉到的图像,竟然无法被删除,在释放过程中,不止一次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,于是我把这段梦境记忆保存了下来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